中国《DOTA2》战队已成高富帅玩具 年花费达200万

中国牛逼(NEWBEE)战队在TI4《DOTA2》国际邀请赛上夺冠后,电竞再次成为玩家关注的焦点。现在那些顶级职业战队已经获得不少富二代的注资,优秀选手薪水也翻了数十倍,但是似乎电竞战队已经成为富二代的玩具了。

中国《DOTA2》战队已成高富帅玩具 年花费达200万

富二代的玩具?

国内DOTA2共有十家顶级俱乐部,几乎所有的DOTA2俱乐部老板都是富二代

很难想象,此次夺冠的NEWBEE俱乐部老板王玥是一名不满20岁的大一学生。

“VG俱乐部的老板是天喔集团的女婿,LGD俱乐部的老板是一个在澳洲留学的富二代,DK俱乐部的老板是一个云南的富翁……”一位资深业内人士透露。

目前国内DOTA2项目共有十家顶级俱乐部,几乎所有的俱乐部老板都是富二代。这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。

其中,最有名的无疑是“著名富二代”王思聪,他投资的IG俱乐部曾在2012年的国际邀请赛上夺冠。

富二代纷纷入主电竞俱乐部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一种“舍我其谁”的结果。

NEWBEE一年的预算是600万元,五名选手的转会费就接近百万。收进来的钱能达到支出的一半就不错了。NEWBEE俱乐部经理佟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做一家DOTA2俱乐部,意味着每年至少烧掉200万元。

WE俱乐部是行业内唯一没有富二代背景的游戏俱乐部,但他们只做了一年DOTA2,就发现不堪重负,于是退出了这个游戏。

这些富二代老板愿意斥巨资不计回报地投资DOTA2俱乐部,一个重要原因是,他们本身都是狂热的DOTA玩家。如王思聪,玩DOTA游戏已经十年,据游戏内容提供平台ImbaTV创始人、资深电竞主持人张宏圣透露,王思聪的“水平不错,属于中高端玩家”。

中国《DOTA2》战队已成高富帅玩具 年花费达200万

这些富二代玩家常常会不惜巨资将自己中意的选手纳入麾下。如DK俱乐部的老板是队内选手徐志雷的忠实粉丝;NEWBEE战队的老板王玥,则是队内选手王兆辉的徒弟,由于王兆辉外号“狗哥”,王玥被戏称为“狗徒”。

但一名业内人士透露,对于这些富二代而言,俱乐部就像他们的私人玩具。“许多老板对选手很不尊重,经常喊选手陪着自己打两把,也不管会不会打乱战队的日常训练。”

而LGD俱乐部的老板甚至曾经亲自代表战队上场,表现争议很大,被观众戏谑为“全宇宙倒数第一”。

NEWBEE战队队长张宁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俱乐部老板王玥对战队事务还是比较尊重的,有的时候他想玩了就让一两个选手陪着玩一下,但一般是在正常训练时间之外。

“DOTA2游戏在欧美只有两三家俱乐部,都是半职业状态;韩国有两家俱乐部,由于DOTA2还处于商业化初期,赚不到钱的韩国俱乐部也不愿意大笔花钱。”张宏圣说,此次国际邀请赛,中国战队在八强席位中占据五席,除了国内俱乐部老板们不计成本地投入和支持,另一个方面是国外战队的孱弱。

张宏圣认为这是DOTA2影响力大到一定程度时水到渠成的事情,“一个游戏,如果它能吸引到几百万人来玩,那其中肯定就会有富二代。”

没有富二代的“包养”,如今中国DOTA2大多数职业、半职业玩家比起几年前的王兆辉,处境好不了太多。

目前中国DOTA2玩家达700万,但其中只有50人能够进入职业战队,且只有位于金字塔尖的十数人能够获得巨额奖金。这次国际邀请赛为例,共有8支中国战队获得了邀请,而对于那些未参赛的战队选手,佟鑫估计年收入连十万元人民币都很难拿到。

越来越昂贵的游戏

富二代老板的慷慨,视频网站的高薪解说合同,令选手收入激增,也令俱乐部经营受到考验

对于NEWBEE在国际邀请赛上的夺冠,裴乐在高兴之余,也有隐忧。对俱乐部来说,DOTA2正成为一个越来越昂贵的游戏。

随着中国战队登顶,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之余,他们的身价也越来越高。而为了争取更好的成绩,俱乐部不得不开出更高的转会费和签字费来挖人,同时也必须开出更高的年薪留住队员。

这对俱乐部而言,意味着更大支出和成本。佟鑫证实,在夺冠以后,NEWBEE为表示鼓励,已经为队员涨薪一倍。以队长张宁为例,去年签约时年薪30万,此时应已至60万。

随着国际邀请赛的结束,DOTA2职业玩家又进入了半年一次的转会期——为了防止过于频繁的转会,今年3月,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规定,每年春节过后一个月和国际邀请赛结束后的一个半月为转会期。

8月6日凌晨,LGD俱乐部的经理潘婕在自媒体上抱怨,“高额签字费,工资翻2.5倍,赞助商钱平分,经常发福利,常常有活动,真是中国粉丝心态第一好老板!”

“粉丝心态”的老板,指的是那些成为选手的粉丝、无限满足队员的要求的俱乐部老板。而一家俱乐部薪资的提高往往意味着整个行业的水涨船高。

中国《DOTA2》战队已成高富帅玩具 年花费达200万

多位俱乐部的管理者都表示,这种繁荣对选手有好处,但对俱乐部和电竞行业按市场规律发展却是一种伤害。

除了担心俱乐部会被高薪拖垮,裴乐还有另一个担心:电竞选手会被其他诱惑吸引。

随着美国视频游戏直播平台Twitch以10亿美金的天价被谷歌收购,DOTA2的直播时代宣告来临。国内大量投资涌向解说平台,YY语音、战旗TV等视频解说平台进入疯狂烧钱的时代,而他们挖人的重点,就是玩家心目中的明星——职业选手。

“大直播时代”的到来,让职业选手的身价和收入暴涨,但裴乐认为这对俱乐部来说,不啻一个噩耗。他透露,为了留住选手,WE俱乐部的支出已经“翻了4番”。

7月29日中午,张宁在微博上发表退役宣言,仅28秒后,他的电话即被拨通,问他是否愿意担任解说。两个小时内,他接到了10份解说邀约,直播平台对职业选手的渴求可见一斑。

裴乐和张宏圣都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现役顶级的DOTA2选手,签一份百万元年薪级别的解说合同轻轻松松,另一受欢迎的游戏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甚至能签下千万级的肥约。

“这种情况下,俱乐部还怎么留人呢?我俱乐部有个选手直接跟我说,‘我在这儿打比赛,就是给你面子’。” 裴乐说。

裴乐直言,电竞选手这种急功近利的气质,“都是富二代俱乐部老板惯的,他们平时要什么给什么”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